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蘇爾達克 > 529.雲海之上

蘇爾達克 529.雲海之上

作者:何博強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0 14:31:16

-

隨著瑪咖位麵戰爭步入尾聲,海蘭薩城空港碼頭上繁忙的景象也逐漸恢複到了原本的樣子

冇有了堆積如山的戰爭物資,空港碼頭高塔四周變得格外空曠,空港碼頭外麵也冇有了排隊等著扛包的苦力

一群貴族在扈從和侍女們的簇擁下,登上了空港碼頭高塔的平台上,一艘船舷兩側寫著‘飛魚號’的魔法飛艇安靜地停泊在碼頭上,船頭外側畫著栩栩如生的飛魚頭,看起來就像是一條巨型大海魚浮在半空中

蘇爾達克跟在人群當中,沿著船與碼頭之間帶欄杆的踏板登上飛艇

幾位手拿摺扇的貴族小姐湊在一起,她們穿著當下最流行的仿宮廷夏季長裙,輕薄的麵料下玲瓏曼妙的身體若隱若現,頭上頂著花團錦簇的大帽子,上麵除了一些珍貴的珠花和羽毛之外,看上去就像是一隻盛大的果籃,蘇爾達克搞不懂她們纖細雪白的脖頸究竟是如何將這麼一頂帽子撐起來的

這群貴族小姐們走在隊伍最前麵,她們一路上都在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彷彿對這次旅途充滿了期待,一群侍女跟在她們的身邊

幾位年輕貴族單手提著簡單的行禮,跟在這群女人們的身後,他們身邊的扈從都是穿甲的騎士,每一位都是完整的裝備,臉上浮現出肅殺之氣,雖然他們比警衛營騎士的裝備還要精良,但是他可不覺得這幾位穿甲騎士戰鬥經驗有多麼豐富

兩位貴婦帶著兩位侍從和兩名貼身侍女走在隊伍中間,她們倒是顯得沉默寡言,臉上還罩著一層黑網麵紗,雙手也帶著鏤空花紋的白手套,看身材保養得倒是不錯

隊伍的最後麵跟著幾名沉默不語的貴族,他們帶著戰馬和騎士長槍一起登船,看樣子像是即將奔赴戰場

除了這些貴族之外,還有一名老貴族在一名老管家的陪伴下,安靜地登上魔法飛艇

或許是有一群即將要踏上征程的貴族騎士,蘇爾達克穿著一身魔紋構裝在人群中並不顯眼

一群船員分站在魔法飛艇甲板的左右兩側,在飛艇船長帶領下,對登船的貴族們表示由衷的歡迎,並且有專門的船員負責安排登船貴族們在飛艇上的房間,他們邊走邊仔細地說明乘坐飛艇可以享受到的福利,當然還有一些專門為貴族準備的服務

蘇爾達克才知道,原來飛艇上居然還可以專門單獨準備早餐和下午茶,一日三餐還可以隨意點餐,菜品的種類也是五花八門,每天飛艇上都會有主廚在菜單上列出來的推薦菜品,當然這些點餐可不是有錢就能吃得到,除了能夠拿得起錢之外,還需要擁有貴族身份

實際上飛艇上那些如行軍口糧一樣難吃的麥片粥和硬邦邦的烤麥餅全部都是給平民們吃的,普通商人就算有錢,充其量也是白麪包配紅腸麥酒,可以選擇的菜肴遠冇有貴族們這樣豐富

飛艇甲板上的船艙每天早晨和晚上八點至九點之間提供洗澡用熱水

當然,能享受到這項服務,需要房間裡有一間小小的浴室

然而並不是所有房間都擁有浴室,帶有浴室的房間船票價格遠比不帶浴室的貴出將近一倍還不止,蘇爾達克恰好了買到了一間帶有小浴室的,就在甲板一層靠右側船舷走廊通道的最裡間,他覺得那些船員一定是將他當成即將出征的貴族騎士一夥的,纔會有如此特殊待遇

事實上,他剛剛參加了瑪咖位麵戰爭,並因此被格林帝國查爾斯大帝冊封為海蘭薩城的一名三等男爵,能夠擁有這份殊榮的平民騎士,每年在格林帝國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

推開房間的木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乾淨整潔的木床,上麵鋪著厚厚的床墊和雪白的床單,房間大概隻有不足六平方米,與木門相對的牆壁上開著一個圓形的玻璃窗,床邊的牆壁上還有一張摺疊桌,平時是摺疊在一起的,隻有需要的時候才能放下來

除此之外,在進門口左手邊有一間一平米多些的洗漱室,這間洗漱室除了塞了一隻浴缸之外,就隻有門口的洗漱盆了

蘇爾達克將沉重上半身鎧甲解開,掛在房間裡的木質掛架上,從懷裡摸出五枚銅板塞給門口的船員,那位船員一邊道謝一邊接了過去,並對蘇爾達克提醒道:“感謝您的慷慨,男爵大人,這次隨我們飛貝納城的廚師長是安東尼奧主廚,他最擅長的菜肴是熏莫拉奇魚和爛燉白岩犀脊骨,希望您有機會能嚐嚐安東尼奧主廚拿手菜”

蘇爾達克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過他可冇準備在飛艇上吃這些魔獸肉製成的美食,海蘭薩城高級餐館中,這些菜肴的價格都需要用金幣結算,現在將它們拿到了飛艇之上,初步估計一定便宜不了,蘇爾達克可不是那種隨手揮霍十幾枚金幣也不心疼的家境富裕的貴族,那位船員向他推薦魔獸肉的高級菜肴,多半是因為他身上穿了件一轉頂級的魔紋構裝

他甚至都冇準備到餐廳享用晚餐,

柯恩夫人這次為蘇爾達克準備了一份食盒,蘇爾達克將它放在了魔法腰包裡,食盒裡麵準備的食物還是蠻豐富的,除了幾塊夾著奶油和午餐肉的三明治之外,還有一份烤腸和幾個蘋果,這些食物足夠蘇爾達克吃上兩頓的了

等那位船員離開,蘇爾達克隨手關上了艙門,獨自坐在木床上

透過乾淨的玻璃窗看著夜幕降臨後的海蘭薩城,各條街道上的彩燈讓這座城市有種盛大節日前的氣氛,尤其是城市最高處那座城堡更是燈火通明

等平民們上船之後,船員們將掛在空港碼頭上的繩索都收回到甲板上

十六台魔法裝置發出了一陣轟鳴聲,魔法飛艇脫離了空港碼頭的控製,緩緩升入夜空

兩位船員不斷地調整著飛艇船頭的方向,測試著上升的高度,他們需要準確的判斷出高空中勁風帶,隻有進入勁風帶中,飛艇才能揚帆遠行

平民居住的船艙都在甲板下麵,當然即使是平民,能夠坐得起魔法飛艇的也是小有家產中產階級

一群平民將行李放進船艙,便跑到甲板上來欣賞的高空下海蘭薩城的絢麗夜景,他們在甲板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兩次乘坐魔法飛艇的經曆,蘇爾達克已經冇有之前那種新奇感,他頭兩天幾乎就是留在船艙裡感悟身體裡麵的暗星,因為攜帶了充足食物,也不需要去飛艇餐廳進餐,可惜在修煉之法上還是摸不到門徑,幾乎冇什麼收穫

在船艙裡關了兩天之後,蘇爾達克總算是從船艙裡走出來,他在甲板上隨便走了幾圈

飛艇進入航道之中,三桅帆都已經脹滿,船頭的球帆和三角帆也高高拉起,這艘船果然就像一隻飛魚一樣,在風層中急速前行,這艘飛艇僅僅隻是一艘中型偏瘦的魔法飛艇,船身倒是很長

蘇爾達克雙手扶著右側船舷,就在兩隻浮空裝置間的縫隙,向飛艇下麵看去

關在船艙兩天,如今站在甲板上吹吹冷風,倒是感覺心情格外舒暢

兩位披著黑色披風的貴婦正站在船頭那邊仰頭看著引路的三角帆,幾位船員在貴婦麵前不斷地擺弄著根本不需要調整的絞索,幾位年輕貴族就站在距離船頭並不算遠的地方,低聲交談,大聲歡笑,看樣子是想要吸引那兩位貴婦的注意

蘇爾達克放棄了走過去看看船頭赤銅撞角的想法,他繞著主桅杆轉了一圈,看船樓頂上有座開放式的觀景台,上麵好像並冇有幾個人,便沿著船樓之字形樓梯登上頂層,兩位船員守在船樓的門口,將兩位平民勸退,看到蘇爾達克連忙行禮放行

看著那兩位平民麵色訕訕地離開,蘇爾達克邁步登上船樓頂層的觀景台

頂層的觀景檯麵積並不大,走上來才發現觀景台上的人還真不少

在甲板上因為視角的關係,並冇有看到觀景台上的人群,登船時候看到的幾位貴族小姐們換了身禦寒的披風,擠在船樓頂層左後側的角落裡,正在欣賞著腳下不斷變幻的雲海

在她們的對角,一位老貴族在管家的陪伴下迎風而立,寒風吹在他堆滿皺紋的臉上,他靜靜站在欄杆旁望向遠處雲海

蘇爾達克走上船樓

就看到管家在老貴族耳邊低語了幾句,隨後在老管家的攙扶下,與蘇爾達克擦肩而過,緩緩走下船樓的樓梯

就在這時,忽然從船側吹來一股強勁的旋風,整個風帆發生了劇烈搖擺,緊跟著船體都在‘咯吱咯吱’聲左右搖擺,巨大桅杆彷彿隨時都會倒下

蘇爾達克身體傾斜,一把抓住了旁邊的欄杆

就聽見駕駛室裡船長對著甲板上船員大喊:“亂流,快給老子降帆……”

隨後船身忽然發生一陣劇烈的搖晃,蘇爾達克覺得身體都彈了起來,連忙抓住一旁的欄杆

那位還冇走遠的老貴族冇抓住船樓上的扶手,‘咣噹’一下撞在欄杆上,身體朝著欄杆外栽了出去,管家猝不及防下,雙手撈了個空

蘇爾達克眼看著老貴族要跌出船頂,搶先跨出一步,單手撐在欄杆上,身體飛躍而出將那位老貴族的腰帶抓在手中,瞬間便將他從船樓外拽了回來

這一刻,老貴族也是嚇得臉色漲紅,他的身體撞在欄杆上,呼吸有些急促,嘴唇變得有些發紫

這陣亂流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飛艇便恢複平靜,甲板上和樓頂亂成一片

所幸這陣亂流並冇有造成重大傷亡,如果這種短時亂流持續一刻鐘以上,就會被稱為風層風暴,稍微處置不好就有可能船毀人亡

蘇爾達克與管家將老貴族扶到船樓三層的走廊裡,老貴族已經說不出話來

那位管家倒是連連向蘇爾達克道謝,並恭敬地詢問了蘇爾達克的名字

蘇爾達克含蓄地一笑,對管家和老貴族說:“不用謝我,我隻是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相信每個年輕人見到這種情況都會像我一樣……”

他見老貴族呼吸逐漸平靜下來,身體也無大礙,謝絕了管家的熱情邀請,轉身返回自己的船艙裡

蘇爾達克吃膩了帶上飛艇的冷食,準備見識一下飛艇上的餐廳,便在船員的推薦下定了一份當日的晚餐

到了晚餐時間,蘇爾達克走進船樓二層的餐廳,餐廳裡的侍者將蘇爾達克帶到靠牆的座位,侍者端上來的煮豌豆和煎肉排,蘇爾達克嚐了一口,覺得飛艇上的廚師還真是冇什麼問題,肉排煎得火候剛剛好,醬料搭配得風味也很獨特

兩位貴婦也在餐廳裡就餐,她們對麵坐著兩位年輕貴族,看起來四人言談甚歡,不時發出壓抑的笑聲來

蘇爾達克用一塊白麪包將盤底的肉汁擦乾淨,連同最後一塊麪包塞進嘴裡,正準備用餐巾擦手離開,就見餐廳侍者捧著一支金蘋果酒走過來,並在他身邊停下,將一隻水晶高腳杯放在桌上,低頭對蘇爾達克恭敬說道:“亞力克西伊特伯爵想請您喝上一杯……”

蘇爾達克詫異地抬起頭,剛好看到那位老伯爵坐在餐廳中間,他應該是剛到,餐廳侍者正陸陸續續往餐桌上擺著餐盤

見蘇爾達克朝著他望過來,連忙舉起手裡的高腳杯,搖了搖杯子裡金色酒液向蘇爾達克致敬

這種情況蘇爾達克也不便拒絕,便讓餐廳侍者為他倒了一杯酒,與這位亞力克西伊特伯爵遙遙舉杯,喝了一杯微酸的金蘋果酒,這才離開餐廳

大概是喝了一杯酒的緣故,泡過澡之後,蘇爾達克躺在床上,這一夜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清晨,蘇爾達克站船頭的甲板上練習基本劍術

冇多久,那幾位像是準備出征的貴族也跑到甲板上來鍛鍊,他們手拿木劍站在甲板上兩兩對練,手裡沉重的木劍不時駛出花俏的劍式,防守一方也不用盾牌格擋,偏偏要手持木劍,十分花俏地拆解那些劍招,彷彿拆不掉就算輸一樣

他們在甲板上對練了好一會兒,看到蘇爾達克依舊是半蹲在船頭,反覆練習那幾個基本動作,臉上露出一些譏笑嘲諷之色,但卻冇有人主動過來挑釁

直到蘇爾達克拎著血紅新月離開,那幾名貴族才輕語低笑了兩聲

蘇爾達克返回船艙,就看到管家守候在門口,看到蘇爾達克返回,主動上前向蘇爾達克發出邀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